更多服務
人才保衛戰:東北可否享受西部政策
作者:園林英才網 日期:2017-02-27 瀏覽



2月的哈爾濱,夜里的溫度仍在零下20攝氏度以下。


在北京工作的哈爾濱姑娘劉暢已經兩年沒有回老家過年了。這兩年春節,她們全家都在三亞團聚。近些年來,候鳥式來去的東北人越來越多。有的人春暖花開時還會再回到東北,而有的人離開后就不再回來。劉暢說,等父母徹底搬去海南,她回東北的機會就會更少。這座撫育她成長的城市,以后只能更多地在她回憶里出現。


劉暢的父母就在這座城市長大,父母的高中同學大多留在了哈爾濱,而她的高中同學,留下的比例遠低于父輩。


哈爾濱工業大學(以下簡稱“哈工大”)是黑龍江培養人才最重要的基地,然而,哈工大科學與工業技術研究院(以下簡稱“科工院”)常務副院長付強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直截了當地說,“人才流失非常嚴重!”由于東北惡劣的氣候條件,與一線城市及南方城市越來越大的發展差距,不少青年教師選擇南下。人才流失已經成為東北振興中面臨的最大問題。


2月18日下午,在第二屆北京大學資源型城市轉型與發展論壇暨北京大學首屆資源型城市市長論壇上,東北發展中遇到的人才問題,也成了熱點話題。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民建中央副主席辜勝阻指出,黑龍江資源型城市11個,支柱產業全面過剩,近年來民間投資急劇下行。東北經濟下滑表現最嚴重的是遼寧,“面臨轉型的火山、融資的高山和市場的冰山”。盡管老國企多,轉型體制難度大是公認的“東北病”,但辜勝阻認為,東北不只存在體制機制的障礙,“還急需激活人才機制,培養人才、留住人才、用好人才”。


如何留住人


發展要先留住人。


曾任哈工大科工院副院長、黑龍江省工業技術研究院常務副院長(以下簡稱“工研院”)的付強,十分清楚現階段人才的變化對未來產生的影響。2005年,哈工大一批計算機專業的教師南下去北京,現在不少人已經是業界的骨干,甚至一度在某重點高校計算機系成為核心力量。


只是,當時哈爾濱和其他城市發展速度的差距還沒有這么大,所以初期的流失并沒有引起足夠重視。如今回頭看,付強認為,2005年就是所謂“東北塌陷”的開始。中國工程院院士、吉林大學校長李元元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人才流失在某一段時間里比較嚴重。“就吉林大學來說,過去一段時間里流失的人才完全可以再辦一所 211 大學了”。


此前,有聲音提出“東北人才每年流失180萬”,國家發展改革委老工業基地振興司司長周建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2010年全國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數據顯示,東三省的常住人口是1.095億人。和2000年相比,東北流出了280萬人,流進了100萬人,即10年凈流出180萬人。這樣的人口外流規模和比例與中西部一些省份是相近的。在東北流失的100多萬人口中,高端人才和生產線上的骨干力量占了相當一部分。


如何留住人才?首要的應是提高待遇。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 2014年,黑龍江省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是44036元,在全國僅超過河南的42179元。北京和上海都超過了10萬元。當年黑龍江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7404.39元,是上海的37.9%。 2015年3月黑龍江省委、省政府共同發布的《關于建立集聚人才體制機制激勵人才創新創業若干政策的意見》中明確規定,全日制碩士、博士畢業生到企業以及市(地)以下急需緊缺人才的事業單位工作,并簽訂5年以上合同的,用人單位按照分別不低于3萬元、5萬元的標準給予補助,市、縣財政補貼支持。


一位在東北某高校負責人才工作的領導說,東北重點大學骨干教師的待遇,和一些一線城市的重點大學相比不具有競爭力。據他了解,一些重點大學的骨干教師,年薪可以達到60萬元左右。付強表示,學校已經對提高教師待遇作出了計劃。實施后,哈工大骨干教師的待遇將達到國內重點大學的中等偏上水平。這一部分教師的比例大概是500-600名,占全體教職人員比例的約20%。


如何為年輕人創造土壤


然而僅提高待遇還遠遠不夠。


付強說,年輕人大多還是將事業作為人生的第一大事。有了事業,就抓住了年輕人的痛點和生活重點。他說,年輕人想有一番作為,并不是給的待遇高了就會駐足,而是要建立他們對發展的信心。


哈工大機器人集團副總裁、智慧工廠事業部總經理白相林介紹,哈工大為教師提供了創新創業崗,有別于教學崗、科研崗,該崗位旨在推動創新成果轉化。


如何為年輕人在東北創造出一番適合創業的土壤?這個想法在東北的大環境下想落地成形并不容易。行政機構思維方式和處理問題的落后等,讓許多創業者望而卻步。


一些年輕人曾向付強抱怨,工商稅務管卡壓,辦一個企業往往要拖上一個月。他們聽說,在南方,政府在評估完項目后甚至會安排專人配合企業落地。


付強說,工研院的工作重點,就是為引進的人才做“項目經理”,幫助他們在黑龍江落地生根,做大做強。付強說,下一步,哈工大的計劃是將本校的老師推到更多更大的平臺上去,如長江學者獎勵計劃、國家杰出青年基金、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等。


與工研院和科工院讓人才走進來的思路互為補充,哈工大機器人集團在用走出去的方式和人才打交道。


白相林介紹,“走出去”的步伐與東北的大環境有關。哈工大試圖主動參與到企業淘汰過剩產值、改變經營模式的過程中,但發現一些企業的意愿并不強。不少企業說:“我們產值夠了,還投入干嗎?”


依托哈工大的科研力量,哈工大機器人集團積極“走出去”。他們將研發的“大腦”留在哈爾濱,但在深圳和其他地方甚至海外,建立了分支機構和子公司。白相林說,這是為了確保集團能吸引到全國各地的優秀人才,即使人才不愿意來東北,當地也有落腳點讓他們為集團服務。


黑龍江省七臺河市市長徐建國曾在科技部任職,他坦言,在七臺河市當市長,他的落差可能是最大的。他說,在科技部負責了一段時間中西部開發,發現西部這兩年發展很快,卻沒想到黑龍江的發展比較慢。


“人才不夠怎么辦?用新的觀念來引才,我們可以到北大、清華去招一些有志于在貧困地區發展的碩士、博士。”徐建國說,近期七臺河將和首都的一些高校展開專項人才引進溝通會。徐建國同時為七臺河打起了廣告:“我們七臺河地方很小,但是我們的體育(很棒),全國有一半的短道速滑冠軍出自七臺河。”徐建國說,他們希望發展旅游體育文化產業,打造新的經濟增長點。


與此同時,許多人也表示在吸引人才方面,希望能獲得更多的政策支持。東北某高校的一位負責人說,有些人才政策,東北得到的條件還不如西部。例如長江學者獎勵計劃。根據教育部2016年發布的《關于做好2016年度“長江學者獎勵計劃”人選推薦工作的通知》,項目特聘教授人選年齡要求為:截至2016年1月1日,自然科學、工程技術類人選不超過45周歲(1970年1月1日后出生),人文社會科學類人選不超過55周歲(1960年1月1日后出生)。其中,西部(含贛南、湘西、恩施等執行西部大開發政策的地區)年齡放寬2歲至47周歲和57周歲。而東北地區則享受不到這樣的政策。一名老師在46歲時選擇離開他所在的高校,去了云南一所非985高校,因為云南高校承諾他,只要他在學校服務5年以上,就將他推薦為該校長江學者獎勵計劃特聘教授。而在哈工大,他永遠都不會有這樣的機會。


相比于前10年的流失大潮,付強感到這兩年,人走得反而少了,甚至有回流的現象。不過就整體來看,留住人才還是他們面臨的最難的問題。

來源:《中國青年報》


麻将来了如何创建房间